首页 附中概况 附中党建 名师风采 人才培养 成就展示 对外交流 招生信息 专题子站 办公系统 English 联系我们
首页>>研究性学习展示平台>>探寻老济南的历史
探寻老济南的历史
发布时间: 2012-03-19 14:32:37 点击次数: 0 字号:

  组长:杨鹏臣 组员:魏晨阳 刘硕

  指导老师:赵宗昌

  抗日战争时期,震惊全国的济南攻击战

  1938年8月初,日军分五路在长江南北对武汉展开了疯狂的进攻。国民党武汉抗战大本营电令全国军队,在8月13日上海军民抗日一周年纪念日这一天,对日寇进行全面进攻,打击敌人,以解武汉之危。

  早就准备攻打山东省会济南的齐东抗日义勇军,在接到电令后,立即进行部署,并做好充分的战斗准备,八路军山东纵队三支队也派出部队进行支援,联合作战。

  8月12日下午,抗日义勇军司令,曾任冯玉祥将军参谋的抗日爱国志士孟昭进,在齐东县商家庄,召开了抗日义勇军营以上干部参加的军事会议,正式下达了攻打济南的命令。孟昭进担任作战总指挥,在军事会议上,孟昭进对战都进行了具体的部署:

  1.历城江兆明营,计四百余人,沿龙山,郭店一线,直攻济南东门。

  2.章丘王德五营,计四百余人,由东西梧港沟,张家庄一线,直扑济南南关,歼灭南关之敌后,扩大战果纵深至院前大街,继续歼灭敌人。

  3.齐东张复乾团,一千五百人左右,由东西彩石,东西泉泸,高家庄一代出发经龙洞佛峪,八里洼,进攻南圩门里,杆石桥,歼灭守敌,尔后向商埠推进。

  4.章丘宋京山团,两千余人,随张复乾团西进,至赐儿山以北的商埠,在此截击由济南飞机场增援的敌军。

  5.孟昭进率直属工兵营,警卫一营,警卫二营,计一千余人,沿锦绣川向西,经埠村,孙村直抵千佛山,作为战斗预备队。

  6,八路军三支队独立营,由营长林青率领,由胶济铁路北经桃花山,平陵城,无影山,直攻板桥,黄台桥,掩护我右翼安全。

  7.政治部部长王次芳,率领部分部队及积极要求参战的人民群众,负责破坏胶济铁路龙山车站至周村车站之间的铁路桥梁及设施,断绝日军的铁路运输。

  根据武汉大本营的命令,参战部队于12日晚秘密接近济南,进入预定战斗地点。当晚半夜,部队正在运动进入战斗地点时,天气突变,狂风大作,雷声隆隆,下起了倾盆大雨。雷声,风声,雨声震撼着大地,路上雨水成河。这样恶劣的的天气,丝毫没有影响义勇军参战官兵发扬山东好男儿的英雄气概,大雨浇不灭战士们勇往直前,不怕牺牲,痛击日寇的抗战决心,官兵们情绪高涨,按预订部署计划,进入各自的攻击阵地。

  13日拂晓,风雨过后的济南市区仍是云雾弥漫,能见度很低,按照预定计划,十一时,战斗首先在济南东关打响,随后,南关也开始了攻击,江兆明营冲进济南东门,在青龙桥附近同敌人展开了激战。王德五营利用云雾弥漫,从南门杀进济南城里,在院东大街与日军主力遭遇,双方展开了激烈交战,西门大街附近,日军的坦克,战车也向王德五营扑来,枪声,炮声,杀声响成一片,孟昭进急令作为预备队的警卫二营,从南门,西关之间攻击上去,支援王德五营,战斗打的异常激烈,义勇军战士同敌人展开了巷战,东起青龙桥,西至普利门一代一片火海。

  下午二时,张复乾团,宋京山团在杆石桥附近也同敌人遭遇交火,义勇军战士们利用房屋屏障作为掩护,机动灵活的同敌人周旋战斗。

  在黄台桥,板桥附近,八路军三支队独立营在中午时分也同日军展开了激烈的战斗,后前进至冷水沟,郭店一代同敌人激战了一下午。

  第一天的战斗,从上午十一时开始,一直打到傍晚。晚八时左右,各营,团长先后到千佛山战斗指挥部,向孟昭进汇报战情,大家斗志旺盛,决心同日寇决一死战。

\

  8月14日清晨,部队仍坚守在济南南关,西关的阵地上。十时左右,日军飞机开始进行低空侦查,并对板桥,东关,千佛山附近的我军阵地进行狂轰乱炸。正午时分,日军的汽车,坦克从火车站向普利门一代开来,向我军阵地进行了猛烈地射击,我抗日义勇军因没有重武器,单兵装备武器也比较简陋,又缺乏弹药,不便于敌人正面对峙,各部队以连排为单位,分散行动,隐蔽的打击敌人,日军捕捉不到大目标,又没有力量在街道胡同中周旋,只好在坦克汽车上来回扫射,制造恐怖气氛。第二天的战斗就这样在半战半休中度过。

  第三天,天气仍是阴沉沉的,敌人调集了增援部队,加强了攻击的力量和力度。早饭后,日军首先向西关,南关我军阵地进行了猛烈炮击,发射了大批炮弹,炮击结束后,日军从商埠西头分三路疯狂的向我军扑来。因战斗目的已达到,为避免更大的伤亡,孟昭进命令部队撤出战斗。这时,天空忽降大雨,我参战部队利用这个有利时机,迅速集结,撤出济南城。江兆明营,王德五营从东南门的舍坊门,沿大小山沟撤向张家山方向。张复乾团由杆石桥以南撤向兴隆山东南方向。宋京山团撤向八里洼后,沿锦绣川东去,工兵营,警卫营随宋京山团东撤。至此,我参战部队全部安全撤出。

  在战斗部队激战济南之时,政治部部长王次芳带领几千名官兵和群众,在龙山火车站,到枣园,明水,普集,大临池,周村一线的胶济铁路线上,炸桥梁,扒铁路,拉线杆,使日军一百多公里的铁路线遭到严重破坏。

  在战斗中,参战部队得到了广大济南市民的大力支援,有的送水送饭,有的救护伤员,有的抬出门板桌椅等家具设置障碍,到处是军民团结一致,共同抗击日寇的生动场面。

  此次济南之战,毙伤日伪军千余人,胶济铁路一百多公里的铁路桥梁被全部炸毁,铁轨被掀,电线被剪,线杆被拉到,使胶济铁路中断数十日。日军的补给运输受到严重的影响。我军仅阵亡七十多人,伤四百余人。

  战斗结束后,邹平,齐东,章丘的政府机关,学校,人民群众纷纷组成慰问队,到部队慰问,六十九军转来了大后方各部祝贺济南战斗胜利的电文,《大公报》,《中央日报》,《新民报》,《民国日报》等报纸都以头条新闻的形式报道了济南攻击战的消息。国民党抗战大本营对孟昭进的抗日义勇军在全国军队中进行通令嘉奖,并奖励部队奖金两万元,子弹十万发。

  济南攻击战,是抗日义勇军与八路军三支队,在广大人民群众的支持下,同装备精良的日本侵略军的一次殊死之战,这只拿起枪刚刚半年的群众武装,敢于深入虎穴,在济南激战三昼夜,给敌人以沉重打击,有力的支持了武汉保卫战,充分显示了山东人民的抗战热情和全民抗战的力量。

  济南攻击战,是国共两党第二次合作时期,山东人民用生命和鲜血,在抗日战争史册上,的一页光辉 篇章1

\

  寻访济南泉文化

  积淀千年的泉水文化,不仅存留在文人墨客的吟咏中,也不仅镌刻在石碑和遗迹间,更重要的,是存在于老百姓的生活中。在济南,人们的吃穿住用,都与泉水结下了不解之缘。

  家家泉水的泉边情结

  济南的泉水众多,不仅有形成风景名胜的大泉,而且还有为数众多隐在街头巷尾、居民宅院的泉水。人傍泉居,泉因人清,多少年来,泉水、泉池,已经成为人们生活中的一部分。

  在老城区,每一个老济南人都能讲出许多关于泉水的故事:像珍珠泉附近,几乎家家都有泉水,直到上世纪50年代,那里的四合院里、青石板路边,都随处可见泉水从石缝中往外流。翻开一块瓦片,就能看到一汪清水;

  那时候,常常有人在泉池边捉螃蟹。用一条小竿子,一头拴一根马尾丝,下面打一个活扣,放在水里不动,等螃蟹咬了活扣,猛地一提就能拽上来。有的人一晚上能套四五十只;

  在泉池边捣衣搓洗,将新买的西瓜放进泉池浸凉,在泉池边洗脸刷牙,提水做饭,喝茶聊天,这样的镜头,在每一个四合院里,在每一处泉池边都能看到。

  四季可见的泉水,在老城区随处涌流,从街巷里淌过,汇成一条条小溪。泉溪相连,又形成较大的池子和小河,穿过马路和民居,最后汇集大明湖和小清河。

  弯弯曲曲的小巷,通往河道上的石拱桥或板桥。水道、河网交织,街巷、拱桥相连。泉边河岸,杨柳拂水,游鱼戏莲,一幅江南水景。

  许多民居傍泉或依河而建,泉水就在巷子里顺着墙根在石板上流淌。走在胡同里,就能听到石板路上或石板下淙淙的流水声。夏季水旺,泉水涌上石板,巷子淌成一条条浅溪,满街是清澈的流水,仿佛一片水城。这时候,人们都喜欢光着脚丫在青石板上走路,感受老济南特有的泉水风情。

\

  大明湖边独特的莲荷民俗

  济南多泉,泉水涌流,形成了大明湖。盛产莲藕的大明湖,很自然地影响济南,使一座北方的城市产生了独特的莲荷习俗。

  济南每年有两次荷花节,每到农历六月二十四或者七月十三日,济南人就会成群结伴赶到大明湖畔,观花赏荷。前一个日期称为“迎荷花神节”,又叫“莲花节”、“荷花生日”,后一个日期则称为“送荷花神节”。

  节日期间,正值大明湖荷花盛开,游湖的人盛装打扮,有的乘船游湖,有的远观近赏,有的携酒饮酌……赏花归来,还要买上几枝荷花,带回家中供在案头,朝夕观赏。

  除了给荷花过生日,济南人还拜“藕神”,并且修建了一座“藕神祠”来供奉。民间传说的藕神原来是男的,称为“藕神爷”,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供奉。清朝时候地方文人重修藕神祠,将宋代女词人李清照请来,设立神位,刻石立碑,从此李清照就做了藕神。至今新修的藕神祠里,供奉的藕神还是李清照。

  采莲子外,老济南人还有吃荷花的习俗,叫吃“炸荷花瓣”。新鲜、完整、干净的荷花瓣洗净后,敷上一层薄薄的鸡蛋糊,放进油锅炸好后撒上白糖,就成了清香可口的济南名菜。作家老舍在济南教书时品尝了这道菜,一直念念不忘,在他的《吃荷花的》一文中大加赞赏,称为“济南的典故”。

  荷花能吃,荷叶也能吃。夏季,济南人将新鲜的荷叶洗净,用热水稍微烫一烫,盖在正煮着的粥面上,这样煮好的粥带着荷叶的清香,连颜色都变成淡绿色,这叫“荷叶粥”。用荷叶包裹食品,至今还是济南的一大特色。

  泉水造就了大明湖,因湖种藕生荷,济南人的这种莲荷习俗,说到底还是来源于泉水。

  作为一座古代城池,济南与其他古城有许多不同之处。一般的古城修建起来是个方形,一围城墙,东西南北四面各开一座城门,南北城门之间有一道中轴线,与东西城门之间的道路相交处,有一个十字路口,路口近旁有钟楼和鼓楼。但济南却不是这样,原因就在于泉水。

  泉水孕育出的城市“怪格局”

  由于泉水众多,在附近汇聚成大明湖,济南只能依湖而建,北门正对着湖泊,和南门不在一条直线上;同时,东门偏北,西门偏南,东西门也不在一条直线上。这就形成了一种独特的“四门不对”景观,使济南老城没有一个坐落于城市中心的十字路口。

  城门不对称,使老济南的街道无法直通,从而形成了许多互不连通的街巷。在依水傍河而建的官衙、民宅、商号之间,一条条街巷曲径通幽,“九街十八巷七十二胡同”,依傍着泉水、河流、湖泊,分割、规划着老济南奇特的城市格局。

  这些街巷,还有一个特点,就是窄。就连主要的街道院东院西大街也只有两丈多宽,一般街巷只有一丈宽。两边门楼、山墙高耸,中间是深而窄的巷道,蕴蓄着老济南悠久的文化。

  因为泉水多,老济南街巷路面多铺设青石板,石板顺着排列,中间宽大,是行人的通道,两边稍窄的石板,平时也可以走人,雨季就成了雨水和泉水的排水沟。这种全城街道几乎全用青石板铺路的景致,当时在全国差不多只有在济南能看得到。

  由于泉水多,河流多,济南老城还拥有许多大大小小的水巷。“几处流水几处桥”,桥梁也就成了济南独特的一景。这些桥,年龄大的老济南人都还能记得,像西门外的泺源桥、城北的汇波桥,还有百花桥、起凤桥、来鹤桥等等。木桥、石桥、拱桥、板桥,近百座桥梁,勾勒出老济南的泉城风貌。

  就连普普通通的街巷本身,也带着泉水的记号。像王府池子街、江家池子街、平泉胡同、涌泉胡同、玉环泉街、曲水亭街等,街道的名字就传递着泉水的位置。

  因水建桥,遍布济南老城区的近百座桥还带出了许多以桥为名的街道和地名。像大板桥街、东鹊华桥街以及后来老城区之外的解放桥、青龙桥、成丰桥等等,衬托出济南特有的水乡风光。

  发源于趵突泉往东入海的小清河,绕着老城区的水陆码头,将水乡济南的名声四处远播。泉水处处,水巷纵横,民居、小桥、街巷交错,演绎着济南千年的城市历史

\

  济南的饮食习惯

  济南人的饮食与济南的风土环境、历史传统有很大关系。

  在济南人的饮食习惯中,我们同样可以看到尊重传统的特点,这种传统首先表现于世代相传的节日食俗,人们甚至将节日的食俗编成了歌谣来传唱,如“冬至包子夏至面,端午粽子腊八粥,正月元宵二月豆”等等。济南夏天酷热,到夏至这一天要吃辩凉面。从前济南人吃凉面必不可少的佐料是胡萝卜咸菜丁、香椿芽细丁、黄瓜丝、氽过的绿豆芽、烫过的韭菜段、醋、盐水、麻汁酱,再加上酱瓜肉丁炸酱。这种味的凉面只有济南人能品得出它的好处,其引人的魅力,正如一首民谣所唱的那样:“麻酱面,麻酱面,不吃不吃两碗半。”

  济南人的食俗还与济南人的起居习惯直接有关。比如,济南一般睡得晚起得也晚,因此也就没有郑重地做早饭的习惯,到晚上却有吃小吃的嗜好。

  老济南的商家店铺没有一早就开门的。随着近代的开埠,城市里出现了新的职业人群,可称之为现代工薪族。这些人一早起来赶生活,要吃早饭。家里人不习惯做早饭,只好到街上去吃,这才使得做早点的行业应运而生。

  济南的早点一般是豆汁、油条(济南人叫“果子”)、甜沫、鸡蛋包、油炸糕、马蹄烧饼等等。到豆汁房吃早点,身份不同的人有不同的吃法:拉洋车、出大力的人到这里,叫上一碗能起油皮的热豆汁,把自带的窝头或饼子掰开,往豆汁里一泡,喝得满头大汗,吃得口口香甜。有些身份的人,或爱吃油条,或爱吃鸡蛋包,可以根据自己的口味吩咐店里的伙计,炸得老一些或嫩一点。就是这寻常的几样吃食,也有的店铺能够做得与众不同,像大明湖饭店炸得油条,一根可以分成八条,俗称“八批果子”。

  起得稍晚的人,吃早点选择的余地就大一些。除了上面提到的几种食物,还可以吃到烧饼夹牛肉、油旋、盘丝饼、锅贴、大米干饭把子肉等。济南的牛肉远近有名。旧时在北厚记附近有一家卖牛肉的,遇上顺风,一进普利门就能闻到肉香味。在这个牛肉摊旁边,有人搭卖马蹄烧饼。买了牛肉再夹进烧饼中,便配成人们喜爱的“美食”。油旋本是南方的一种面食,清朝末年曾在南京经营这种面食的徐氏兄弟,把油旋带到了济南。油旋里面要掺入葱油细盐,搓拉至薄,层层卷起,先烙后烤,因形如螺旋,所以叫做“油旋”。与油旋相似的一种面食是盘丝饼, 它源于本地,是用传统的抻面制成的。盘丝饼也叫“青油盘丝饼”,是把面抻至极细,再盘成圆饼,一饼面丝可达千余根,在油中半煎半烙而成。济南的锅贴是很有名的,又以便宜坊所制为最佳。包制时馅和面各半,两头留口,呈月牙状,放入铛中煎烙带蒸,将熟时淋上香油,底酥黄,面白软,馅香美,长久被列为济南名吃。大米干饭把子肉有点像午饭了,因为在济南人的心目中,这是正式的饭食,不大像随随便便的早点。卖大米干饭把子肉最有名的当数赵家干饭铺,其把子肉用五花带皮肉烧制成。除此之外,还有酱鸡蛋、四喜丸子、炸豆腐、炸面筋等。

  济南人吃夜宵,有几种去处,街上的米粉铺大都经营到午夜。粉蒸肉、豆腐脑、热豆腐、丸子汤、烧饼果子、酱鸡蛋则在各街巷提灯叫卖。诸多吃食中值得一提的是济南的米粉肉独具一格。做米粉肉用的是猪硬肋肉,先要在火上燎糊肉皮,再放到热水中浸透,用刀刮掉糊皮;米要精选好大米,加入花椒、桂皮、八角,在微火上炒成淡黄色,然后捡出佐料轧米为粉。轧米又不能轧得过细,一粒米轧成三瓣最好。制成后,将粉与肉合在一起加入酱油、精盐、南酒杯浸渍。最后把肉皮朝上摆在粗瓷碗里,米粉撒在上面,上笼旺火蒸熟,做成的米粉肉色红味厚,肥美不腻。

\

 
     
 
 
Copyright Fuzhong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山东师范大学附属中学  鲁ICP备06004854号  
      山东师大附中本校区地址:济南市历下区山师北街3号      邮编:250014  电话:(86)0531-86187151  校长信箱
      山东师大附中幸福柳校区地址:历城区王舍人街道幸福柳路10号  邮编:250100  电话:(86)0531-81921555